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集藏 >

墨子故里博物馆开馆以来

发布时间:2019-05-11 22:45 类别:集藏

  李存建家庭并不够裕,其红色集藏路走得十分艰难。老婆刚起头还十分支撑李存建,后来看抵家里坚苦到都揭不开锅了,就起头犹疑了,挽劝:“这些工具管吃吗?大人孩子得吃饭呀!你疯疯傻傻地还顾掉臂这个家啊?”可李存建老是呵呵笑着继续他的博物馆梦。馆内红色展厅正中,有一幅巨幅油画画像,是山东大学美术系一位老传授在“文革”期间创作的作品,曾吊挂在山东大学会堂内。这幅画像尺幅庞大,画工精深,有着很高的汗青价值和艺术价值。李存建初次到济南老传授家里拜访求画时,面临昂扬的价钱,只能“望画兴叹”。李存建变卖了粮食,终究凑够了五分之一的画款,再次来到老传授家里,诚恳地说:“我是个农人,临时凑不齐那么多钱,余下的我给您打个欠条吧!”年逾古稀的老传授叫李存建伸出手来,看到李存建长满老茧的双手时,白叟家不由留下了泪水说:“你的热诚打动了我,一个农人能有这个思惟难能宝贵。我的毛主席画像在你的博物馆里将更有价值,我一分钱也不收你的了!”

  日月如梭,春秋代序。转眼24年过去了。期间,李存建跑遍了木石镇、羊庄镇、桑村镇等墨子降生地周边100多个村庄,拜候能讲墨子典故、家存墨子相关物件的白叟上千人,虽然“目夷永固”石匾毫无成果,可是汇集了大量墨子相关文物。

  1984年清明节。时年21岁的李存建,再次从家中百宝箱中拿出父亲的抗战笔记本和二叔的烈士证书,捧在手里,泪如雨下。在深切怀想的同时,一个收集红色革命文物、免费向下一代展出、用活生生的革命汗青和红色老物件教育下一代的设法浮此刻脑海中。李存建按照父亲抗战笔记中记实的地址一一拜访父亲的老战友,汇集了大量滕州籍革命前驱人物材料和先烈们利用过的红色老物件。1990年春天,李存建得知云南有位老甲士保留了一部还击战时用过的老电台,李存建毫不犹疑地赶赴云南。但没想到的是老甲士要留作留念不愿让渡。李存建不肯放弃,先后三次登门拜访,最终打动了那位老甲士,把老电台给了李存建。1998年,李存建从黑龙江一位村民家中珍藏了一套防化兵用过的防毒面具和生化桶。2010年,得知三叔战友曾在日军东北满州飞翔员培训基地获得一本《日本空军飞翔员培训教程(下卷)》,他当即前去求书,获得时如获至宝。该书是甲级战犯山本五十六在满州培训日军飞翔员时利用的教材,上世纪五十年代,日本当局曾派员到中国来寻找本书,诡计扑灭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证。目前该书册全国仅存一本。此后为寻找上卷,李存建曾7次到日本民间打听搜索,均无功而返。2016年李存建的墨子家园博物馆开馆后,中国空军博物馆相关担任人来说上卷在他们那里,并愿出资20万元采办这本下卷。李存建说:“这本书是我的命脉,不克不及卖!但我能够影印一本送给你们。作为互换,你们也要把上卷影印一本给我。”

  1938年7月12日早上,日寇、汉奸100多名,路过前连水、后连水两个村庄,连杀八人,从村西卷向白塔。在这万分求助紧急关头,白塔村民公推五位白叟出头具名商量,没想到日寇、汉奸却不容分说,举枪就打,就地打死三人,另两人见状,分头逃走,日寇紧追不舍,将二人先后杀死在村口胡同和路旁。据该村大难不死的的杨登洲白叟回忆,日寇进村就实行了“三光”政策,对每一户村民进行了搜查、掳掠,男女老幼都无一幸免,不是遭枪杀,就是被刀砍。后街田兴美一家五口人,四口人被杀,只剩下一个小女孩逃到村外的豆地里方得幸免;前街魏金剑爷俩均被鬼子用刺刀捅死;村后的吕金元活活被汉奸队用石头砸死。其时全村是杀声四起、哀嚎一片、尸横遍地、血流漂杵、火光冲天、满目疮夷、断壁残垣、惨绝人寰,全村有27人被杀戮,200多户人家的衡宇几乎全被烧光。接着,鬼子、汉奸又向化石沟村杀去,将村内仅留的二人全数杀戮,史称“白塔惨案”。

http://bluescm.com/jicang/80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