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邮友 >

那时邮资调整频繁

发布时间:2019-04-16 08:57 类别:邮友

  已经买过零本《近代邮刊》,某日吾友赵国警告知“孔夫子旧书网”有《近代邮刊》创刊号上拍,标的一百元,遂托他拍得。《近代邮刊》由集邮家钟笑炉(1903-1976)开办,1946年1月创刊,我所得者为再版本。钟笑炉的名字很出格,所以容易记。时人谓:“沪上集邮界名字最奇者。为钟君笑炉。以炉字入名。未之前见。询之钟君定名之义。亦笑而不答。比来始恍然。……”钟笑炉三十六岁方涉足邮坛,原先运营袜厂,“手足”无法兼顾,遂委托他人代办署理运营。2003年6月9日是钟笑炉百年诞辰,邮史研究者邵林先生在《新民晚报》以“钟情终身,笑对艰苦,炉火纯青”为题,撰文纪念这位集邮界前辈。文章很风趣,特转录一段:

  第一类集邮家大都以集邮为停业,惟利是观,对于邮票中图式之意义多不大了了,辄注重邮票上偶尔之错误谬误边齿之几多邮局盖戳之斜正颜色之浓淡……于是趋奇务异者咸坠其术中,此种人虽占集邮家之最大都,然非集邮之真义,直等于玩物丧志,识者无取焉。至邮票之宝贵者在该票发售时距今甚远,而其时沽出之数亦甚少,且含有汗青性之意义,同时印刷精彩珍藏妥帖全幅完整毫无可惜者始真有价值。第二类集邮家则快乐喜爱赏识邮票之丹青,但求吠形吠声,对图满意义实属茫然,尤观丹青,若不明其意,则必感索然,如鉴赏竹林七贤之画,只见绘有七人或老或少或立或坐及修竹成林罢了,不知其所以然也,又如鉴赏东坡游赤壁之画,只见绘有山有水有船有酒肴有僧俗及二三人对饮面已,亦不知其所以然也,若能明此二画之故事,则观画时乐趣当更为稠密。又如图中有鲤鱼者只知其为鲤鱼罢了,又何能知鲤鱼与邮递有何干系,及鲤鱼藏书之故事乎,如有报酬之详加注释,岂非大快事哉。第三类集邮家则切磋所绘之图,而悟其画图之旨。如绘出名人像之票,则调查其人之学识与功勋对于国度之贡献,即想见其生平而足资留念也,如绘有风光图之票则赏识该地之秀丽富贵对于国度之形势,又想见其主要而足资宣扬也。吾人应由各类分歧式样之邮票,以观一国进化之轨迹朝代之变化,政治之隆污人才之盛衰每时代之次要执政人物新政策之奉行其时之风尚文物衣冠礼法大典艺术暨名山名胜及伟大建筑等,处处加以留意,是则观微知著,可察其国度之文化水准矣。

  若是算上少年时代攒的那几本信销票,我的集邮史不止四十年。静夜无声,想起过去痴迷集邮,众里寻它千百度,到后来退出集邮步队,不再为伊消得人枯槁。1994年起头,我不买新出的邮票,动辄万万上亿套的刊行量,纯贸易气息的炒作,差劲的设想,仍是吾妻说得对:“不就是为了看画吗?什么画不比邮票画得都雅?”不是跟集邮一刀两断,而是跟现时的集邮风气一刀两断。所谓缘未了,见到民国所出邮刊邮书,价钱能接管的话,极力去买。有一种说法我喜好,称这个弄法为“集邮文献珍藏”。西方邮界有云:“予我以邮票,不如告我以邮识。”也是这个事理。下面拉杂谈些晚期集邮刊物之花絮。

  现在集邮票之法与投资股票之法,千篇一律,难兄难弟,离真旨趣远甚,良可叹也。

  旧藏一册《邮艺月刊》创刊号,1947年香港亚洲邮艺社出书,徐昌成主编,中英文对照。内容为:《邮艺月刊引言》(内称:本社已集有列国邮票数万枚,我国邮票自始迄今均全数保留,并藏有中外邮政丛书全集)、《古代邮政述略》《中国邮票史纲》《集邮之旨趣》《中国初次刊行之邮票图说》《辟雍圜桥门票图说》《重生活活动邮票图说》。徐昌成曾任邮政总局副局长,著有《中华邮政之四十年来》及《中华邮票名誉史》。本志插图由画家关惠农担任,关乃香港名水彩画大师,亦是月份牌画家,功力极深挚,美国华盛顿等多处陈列所内之水彩画多出自他的手笔。

  文坛第一富豪邵洵美的集邮初史与周今觉相仿,都是受儿子的影响,好笑么。邵洵美邮学著作颇丰,《国学邮刊》载有多篇,邵洵美女儿邵绡红密斯曾在信中告诉我具体哪一期有哪一篇。舍间所藏《国学邮刊》为合订本,装订新颖,如将系绳解开,则十二期可铺平展读。有钱有闲才玩得起集邮,集邮家主办的邮刊皆印制 http://bluescm.com/youyou/485/


你可能喜欢的